第207章 证人姜惠钰(1 / 2)

祁镇海坚持要和那名司机当面对峙,问清楚对方到底是谁指使来诬陷他的。

看样子是真的不清楚那名司机现在的情况。

在祁尘亦告诉他司机以后都说不了话了以后站在那里僵硬的站了好一会儿才说:“看来这是一定要扣在我身上了。”

祁镇海没再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医院。

早就等在一边的叶则这才上前:“少爷,祁董的反应看上去不像是假的,或许那场‘意外’真的和祁董没关系。”

祁尘亦没有回答,只是沉默的看着祁镇海离开的背影。

“对了少爷,其实那天方仲民被带走的时候和祁董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叶则努力在脑海中寻找着有关那天的记忆,想要尽可能还原给祁尘亦听。

“方仲民被带上警车之前很生气的质问祁董他竟然同意您报警,说就不害怕当年的什么事情被曝光出来,祁董听到以后直接打断了他让警察尽快将人带走,没有让方仲民将那句话说完。”

祁镇海的反应明显是证实了方仲民说的确有其事。

特别是祁镇海之后还特意叮嘱了叶则,让他不要把这段插曲告诉祁尘亦。

虽说是不希望祁尘亦因为方仲民一句很有可能是挑拨离间的话花费时间调查,但这其中要是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祁镇海的反应也没必要那么大。

祁尘亦的眉心已经蹙起,漆黑的眼眸中隐藏着叶则看不懂的情绪。

“去查他什么时候和方仲民认识的。”

祁尘亦的直觉告诉他,方仲民和祁镇海之间一定有问题。

问题还很有可能要追溯到许多年以前。

两天后。

有关方仲民非法拘禁故意伤害的指控开庭的那天,宋洁文一早带着早餐赶到了医院。

把保温盒一一摆在裴初意面前的时候说今天祁尘亦特意给她打了电话,让她早点过来陪着裴初意一起看现场直播。

裴初意本应该在现场的,但祁尘亦担心她的身体,坚持让她留在病房看直播。

而祁尘亦,则亲自作为证人出席。

毕竟他是唯一一个亲眼看到裴初意是怎么被方仲民困在那个地下室里的目击证人。

方仲民出现在直播画面的时候,历尽岁月沧桑的脸上没有出现半分惧意,腰板始终挺得笔直。

像是对他自己很有信心。

哪怕没有任何可以为他自己辩解的证据也丝毫不慌,始终坚持一个观点,说祁尘亦这个证人和裴初意之间的关系特殊,不应该来做指控他的证人。

法官被他说的都开始不耐烦,让他没有其余想说的就不要发言。

在听到说有第二位可以证明方仲民是想要害死裴初意的证人要出席的时候,不止现场的方仲民,连观看直播的裴初意都猜不到还有谁会是证人。

坐在裴初意旁边的宋洁文轻轻握住了她的手,想要用这种方式给予她力量。

看到姜惠钰出现在直播画面中的时候,哪怕裴初意已经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是在看清姜惠钰的那刻愣了好半晌。

姜惠钰怎么会是她的证人。

在她和方仲民同为选项的选择题中,姜惠钰从来都只会选择方仲民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